新闻详情
News Details

地产中介复工:转战线上,利用“VR带看”求变

作者名称:网博实景    创作时间:Apr 8, 2020 10:13:45 AM

北京春暖花开,刘康诚却无心看风景——春节之后他还没有开单。

27岁的刘康诚在北京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工作。疫情期间,楼市遇冷,咨询买房、决定卖房的人少了,线下看房又因社区疫情防控变得困难重重。

“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形容,那就是我太‘南’了。”刘康诚说道。

往年此时正是房产中介行业“金三银四”的好时节。如今,刘康诚和他的一些同行们还在愁着怎么开单。多位房地产中介表示,疫情期间,VR看房成了他们最主要的带看方式,甚至有同行为了卖房,玩起抖音和直播……在疫情冲击之下,他们开始求变,以图“自救”。

北京市住建委3月15日发布公告称,允许租住租赁服务企业经审核备案之后,进入小区开展业务。如今疫情形势渐趋和缓,房产经纪人已可以线下带看,前来咨询买房卖房和租房的人,也多了起来。刘康诚不再那么焦虑:“现在是该打起精神全身心投入工作了。”

疫情期间,北京一家房地产租赁公司的经纪人,微信头像上写着“零接触,更安全”等字样。

“我到现在还没开单”

10平米左右的出租屋里,刘康诚躺在床上刷着手机,偶尔给年前看房的老客户发发微信消息,“保持联系”。感到饿了,他通常会去厨房,煮碗泡面填饱肚子。

这是2月初从河北老家回到北京之后,刘康诚在出租屋内自我隔离14天时的生活场景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那个时候,北京市多数小区已实行封闭管理,他出不去,有买房需求的人也只能待在家中。“疫情当前,防控肯定是第一位的。但我那时候内心焦虑,感觉复工遥遥无期。”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冲击着刘康诚所在的房地产中介行业。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2月,北京二手房住宅网签仅3629套,环比下降58%,同比下降40%。中原地产数据显示,3月1日至17日,北京二手房住宅网签3567套,2019年同期这个数字是6971套,网签跌幅达49%,实际市场跌幅在60%以上。

“我们公司有一个区域的十几家门店,这个月成交数量才40来套,和以前相比少了很多。而我到现在还没开单。”刘康诚说道。他把疫情对房地产中介行业的冲击,形容为“一场暴风雨”。当房地产经纪人的3年里,刘康诚自认为已惯看市场潮起潮落,但他还是低估了疫情对行业的影响。在疫情最汹涌的一段时间里,他觉得这个行业好像“直接被冻结”。

没有签单就没有收入。刘康诚告诉新京报记者,房地产经纪人的收入主要看签单业绩。他所在的中介公司并没有给他们开底薪,因此收入只有签单之后自己能拿到手的提成。今年至今他还没开单,这就意味着收入为零。

“虽然我们这行收入并不固定,不是每个月都能开单。但无论如何,好几个月没收入,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事。”刘康诚说道。

刘康诚是独生子。父母在河北老家需要赡养,母亲患有慢性疾病,必须长期吃药。除去这些开销,他还要还房贷,并且准备与相恋多年的女朋友结婚。原本经济压力就大的他,如今更觉艰难。疫情期间,他和同事们每个月可以找公司借些钱,以解燃眉之急,但这并不能排解他们的忧愁。

并非只有刘康诚感受到了压力。北京另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的经纪人陈雪峰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疫情期间,他有同事因为承受不住压力,已经离开了这一行。“最近这两个月,我有同事转行去送外卖,还有人干起了兼职。我还想在这行继续干下去,所以目前还在观望。”

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,某找房APP上可通过VR看房查看房屋的结构和细节。

“很多环节无法线上操作”

刘康诚和他的同行们,在积极自救。

如今,北京多数社区尚未完全“解封”,实地看房较为困难,因此VR看房也成了最为主要的看房方式。

刘康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他所在的房地产中介公司,去年就在APP上开通了VR看房功能,但那时并不十分流行。疫情期间,一些客户选择用这种办法,提前了解心仪的房源。

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,所谓VR看房,即点击APP上相关功能,就可以进入720度浸入式体验的房间内景。用手指拖动画面,便能看到房子的细节,以及户型和装修。此外,通过VR看房,客户还可以查看房子的三维模型图和户型图。VR看房期间,房地产经纪人与客户通话,介绍房子有关信息,并解答客户提出的问题。

“这确实算是一种自救。”刘康诚说,当线下带看较为困难时,VR看房是理想的替代办法。“它能让客户尽可能地了解房子的户型和细节,对房子有一个直观的感知。对于二手房销售来说,这一点尤其重要。”

房屋租赁市场亦是如此。但也有实际的困难。北京一家房地产租赁公司的经纪人侯方域告诉新京报记者,出租房源中有VR看房功能的并不多。

“我们的解决办法是,如果租客确实看中了房子,就让住在那个小区的同事实地去拍些视频,再发给租客看。”侯方域说,“麻烦确实是麻烦了点,但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疫情期间,这些房地产经纪人主动求变,把大部分线下工作转移到了线上。侯方域的微信头像,标示着“零接触,更安全”等字样,他的同事也是如此。和往常一样,他几乎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发布租房消息。

不过,线上工作并不能完全取代线下工作。侯方域告诉新京报记者,除了急于换房的人之外,一般的租客在没有实地看房之前,不会匆忙签约。首次出租的房间尤其如此,因为租客会更在意房间有无气味,以及装修质量如何等问题。而这些细节,是线上工作所无法呈现的。

刘康诚向新京报记者举例:在二手房交易中,因为每套房子的差异比较大,比如在采光、通风以及朝向等都有不同,没有实地看房的客户,基本不可能签单。此外在交易中,还需要提交数十种材料,经过十多个关键环节。这些环节里,买卖双方、经纪方、税务部门、房管部门和物业公司都不能缺席,走完所有流程之后,房子才能最终过户。“有很多环节是在线上无法操作的。所以VR带看对于我们来说,更多是在‘蓄客’。”

疫情之下,还有房地产经纪人使出各种招数“自救”——有人在直播平台卖房,还有人玩起抖音,在这类短视频平台上发布房源视频。陈雪峰觉得这都是可以尝试的办法,“但最关键的是疫情尽快结束,我们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带客户实地看房,然后再走该走的流程。”

“勤奋付出也是应对疫情的办法”

随着疫情渐趋缓和,房地产中介行业也迎来转机。

3月15日,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相关通知,规定租住租赁服务企业需要经过备案审核、健康审核等信息核查并报请社区准许后,方可进入小区开展业务。同时,要求每个企业每个小区,只能允许一名业务人员进入。

虽然仍有限制,但对于侯方域来说,这意味着线下复工的开始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允许线下带看之后,他联系上此前一度放弃租房的客户,带着他们按照社区规定,实地看了房子,如今已有人签约。“我们现在多数情况是,固定某个员工负责某个小区的带看业务。因为,现在出入小区还是需要通行证。和以前相比,带看量当然没有那么高,但这意味着一切开始恢复正常。”刘康诚3月31日则称,他现在也可以带客户实地看房,“只要按规定提前跟社区和房东沟通好就行”。

疫情之下的一些房地产中介,也比以往更加珍视客源。刘康诚告诉新京报记者,买房卖房的周期往往比租房周期更长,和客户沟通量更大,交流时间也会更久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问清楚客户的买房需求,尽自己可能给他们多推荐合适的房源,客户有问必答,和他们保持好联系。我想,这样勤奋付出也是应对疫情冲击的一种办法。”

工作渐渐走上正轨,刘康诚的心态也平稳了许多。他不再那么焦虑,生活作息也规律起来。上周末,他花了半天时间,整顿了久未打扫的房子,还去理发店换了个新发型,“我对象和我说,要有个新的气象。”